腾讯欢乐升级两副牌|欢乐升级什么意思

《弄巧成拙》中小學生課外閱讀長篇生活小說故事

由海愈供稿

  《悲慘世界》冉·阿讓并不是一個抽象的人。從出身、經歷、品德、習性各方面來說,他都是一個勞動者。那么接下來就讓小編給大家分享一下關于悲慘世界-弄巧成拙的故事吧。

  弄巧成拙

  德納第大娘,和往常一樣,讓她丈夫作主。她一心等待大事發生。那人和珂賽特走了以后,又足足過了一刻鐘德納第才把她引到一邊,拿出那一千五百法郎給她看。

  “就這!”她說。

  自從他們開始組織家庭以來,敢向家長采取批評行動她這還是第一次。

  這一挑唆起了作用。

  “的確,你說得對,”他說,“我是個笨蛋。去把我的帽子拿來。”

  他把那三張銀行鈔票折好,插在衣袋底里,匆匆忙忙出了大門,但是他搞錯了方向,出門后轉向右邊。他向幾個鄰居打聽以后,才摸清路線,有人看見百靈鳥和那人朝著利弗里方面走去。他接受了這些人的指點,一面邁著大步向前走,一面在自言自語。

  “這人雖然穿件黃衣,卻顯然是個百萬富翁,而我,竟是個畜生。他起先給了二十個蘇,接著又給了五法郎,接著又是五十法郎,接著又是一千五百法郎,全不在乎。他也許還會給一萬五千法郎。我一定要追上他。”

  還有那事先替小姑娘準備好的衣包,這一切都很奇怪,這里一定有許多秘密。我們抓住秘密就不該放松。有錢人的隱情是浸滿金汁的海綿,應當知道怎樣來擠它。所有這些想法都在他的腦子里回旋。“我是個畜生。”他說。

  出了孟費-,到了向利弗里去的那條公路的岔路口,人們便能見到那條公路在高原上一直延伸到很遠的地方。他到了岔路口,估計一定可以望見那人和小姑娘。他縱目望去,直到他眼力所及之處,可是什么也沒看見。他再向旁人打聽。這就耽誤了時間。有些過路人告訴他,說他所找的那個人和孩子已經走向加尼方面的樹林里去了。他便朝那方向趕上去。他們原走在他的前面,但是孩子走得慢,而他呢,走得快。

  并且這地方又是他很熟悉的。

  他忽然停下來,拍著自己的額頭,好象一個忘了什么極重要的東西想轉身折回去取的人那樣。

  “我原該帶著我的長槍來的!”他向自己說。

  德納第原是那樣一個具有雙重性格的人,那種人有時會在我們中蒙混過去,混過去以后也不至于被發現。有許多人便是那樣半明半暗度過他們的一生。德納第在安定平凡的環境中完全可以當一個——我們不說“是”一個——夠得上稱一聲誠實的商人、好士紳那樣的人。同時,在某種情況下,當某種動力觸動他的隱藏的本性時,他也完全可以成為一個。這是一個具有魔性的小商人。撒旦偶然也會蹲在德納第過活的那所破屋的某個角落里并對這個丑惡的代表人物做著好夢的。

  在躊躇了一會兒之后,他想:

  “唔!他們也許已有足夠的時間逃跑了!”

  他繼續趕他的路,快速向前奔,幾乎是極有把握的樣子,象一只憑嗅覺獵取鷓鴣的狐貍一樣敏捷。

  果然,當他已走過池塘,從斜刺里穿過美景大道右方的那一大片曠地,走到那條生著淺草、幾乎環繞那個土丘而又延展到謝爾修院的古渠的涵洞上的小徑時,他忽然望見有頂帽子從叢莽中露出來,對這頂帽子他早已提過多少疑問,那確是那人的帽子。那叢莽并不高。德納第認為那人和珂賽特都坐在那里。他望不見那孩子,因為她小,可是他望見了那玩偶的頭。

  德納第沒有搞錯。那人確坐在那里,好讓珂賽特休息一下。客店老板繞過那堆叢莽,突然出現在他尋找的那兩個人的眼前。

  “對不起,請原諒,先生,”他一面喘著氣,一面說,“這是您的一千五百法郎。”

  他這樣說著,同時把那三張鈔票伸向那陌生人。

  那個人抬起眼睛。

  “這是什么意思?”

  德納第恭恭敬敬地回答:

  “先生,這意思就是說我要把珂賽特帶回去。”

  珂賽特渾身戰栗,緊靠在老人懷里。

  他呢,他的眼光直射到德納第的眼睛底里,一字一頓地回答:

  “你——要——把——珂賽特——帶——回——去?”

  “是的,先生,我要把她帶回去。我來告訴您。我考慮過了。事實上,我沒有把她送給您的權利。我是一個誠實人,您知道。這小姑娘不是我的,是她媽的。她媽把她托付給我,我只能把她交還給她的媽。您會對我說:‘可是她媽死了。’好。在這種情況下,我就只能把這孩子交給這樣一個人,一個帶著一封經她母親簽了字的信,信里還得說明要我把孩子交給他的人。這是顯而易見的。”

  這人,不回答,把手伸到衣袋里,德納第又瞧見那個裝鈔票的皮夾出現在他眼前。

  客店老板樂得渾身酥軟。

  “好了!”他心里想,“站穩腳。他要來腐蝕我了!”

  那陌生人在打開皮夾以前,先向四周望了一望。那地方是絕對荒涼的。樹林里和山谷里都不見一個人影。那人打開皮夾,可是他從那里抽出來的,不是德納第所期望的那一疊鈔票,而是一張簡單的小紙,他把那張紙整個兒打開來,送給客店老板看,并且說:

  “您說得有理。念吧。”

  德納第拿了那張紙,念道:

  德納第先生:

  請將珂賽特交來人。一切零星債款,我負責償還。此頌大安。

  芳汀

  濱海蒙特勒伊,一八二三年三月二十五日

  “您認得這簽字吧?”那人又說。

  那確是芳汀的簽字。德納第也認清了。

  沒有什么可以反駁的了。他感到兩種強烈的恚恨,恨自己必須放棄原先期望的腐蝕,又恨自己被擊敗。那人又說:

  “您可以把這張紙留下,好卸責任。”

  德納第向后退卻,章法卻不亂。

  “這簽字摹仿得相當好,”他咬緊牙咕噥著,“不過,讓它去吧!”

  接著,他試圖作一次無望的掙扎。

  “先生,”他說,“這很好。您既然就是來人。但是那‘一切零星債款’得照付給我。這筆債不少呢。”

  那個人立起來了,他一面用中指彈去他那已磨損的衣袖上的灰塵,一面說:

  “德納第先生,她母親在一月份計算過欠您一百二十法郎,您在二月中寄給她一張五百法郎的賬單,您在二月底收到了三百法郎,三月初又收到三百法郎。此后又講定數目,十五法郎一月,這樣又過了九個月,共計一百三十五法郎。您從前多收了一百法郎,我們只欠您三十五法郎的尾數,剛才我給了您一千五百法郎。”①德納第感受到的,正和豺狼感到自己已被捕獸機的鋼牙咬住鉗住時的感受一樣。

  “這人究竟是個什么鬼東西?”他心里想。

  他和豺狼一樣行動起來。他把身體一抖。他曾用蠻干的辦法得到過一次成功。

  這次,他把恭敬的樣子丟在一邊了,斬釘截鐵地說:“無——名——無——姓的先生,我一定要領回珂賽特,除非您再給我一千埃居②。”

  ①此處數字和前面敘述芳汀遭難時欠款數字不完全相符,原文如此,照譯。

  ②埃居(écu),法國古錢幣名,因種類較多,故折合的價值不一。

  這陌生人心平氣和地說:

  “來,珂賽特。”

  他用左手牽著珂賽特,用右手從地上拾起他的那根棍棒。

  德納第望著那根粗壯無比的棍棒和那一片荒涼的地方。

  那人帶著珂賽特深入到林中去了,把那呆若木雞的客店老板丟在一邊。

  正當他們越走越遠時,德納第一直望著他那兩只稍微有點傴僂的寬肩膀和他的兩個大拳頭。

  隨后,他的眼睛折回到自己身上,望著自己的兩條干胳膊和瘦手。“我的確太蠢了,”他想道,“我既然出來打獵,卻又沒把我的那支長槍帶來!”

  可是這客店老板還不肯罷休。

  “就要知道他去什么地方。”他說。于是他遠遠地跟著他們。他手里只捏著兩件東西,一件是諷刺,芳汀簽了字的那張破紙,另一件是安慰,那一千五百法郎。

  那人領著珂賽特,朝著利弗里和邦迪的方向走去。他低著頭,慢慢走,這姿態顯示出他是在運用心思,并且感到悲傷。入冬以后,草木都已凋零,顯得疏朗,因此德納第雖然和他們相隔頗遠,但不至于望不見他們。那個人不時回轉頭來,看看是否有人跟他。忽然,他瞧見了德納第。他連忙領著珂賽特轉進矮樹叢里,一下子兩人全不見了。“見鬼!”德納第說。他加緊腳步往前追。

  樹叢的密度迫使他不得不走近他們。那人走到枝椏最密的地方,把身子轉了過來。德納第想藏到樹枝里去也枉然,他沒有辦法不讓他看見。那人帶著一種戒備的神情望了他一眼,搖了搖頭,再往前走。客店老板仍舊跟著他。突然一下,那人又回轉身來。他又瞧見了客店老板。他這一次看人的神氣這樣陰沉,以致德納第認為“不便”再跟上去了。德納第這才轉身回家。

  十一九四三○號再次出現,珂賽特偶然贏得了它

  冉阿讓沒有死。

  他掉在海里時,應當說,他跳到海里去時,他已脫去了腳鐐,這是我們已經知道的。他在水里迂回曲折地潛到了一艘泊在港里的海船下面,海船旁又停著一只駁船。他設法在那駁船里躲了起來,一直躲到傍晚。天黑以后,他又跳下水,泅向海岸,在離勃朗岬不遠的地方上了岸。他又在那里搞到一身衣服,因為他身邊并不缺錢。當時在巴拉基耶附近,有一家小酒店,經常替逃犯們供給服裝,這是一種一本萬利的特殊行當。這之后冉阿讓和所有那些企圖逃避法網和社會追擊的窮途末路的人一樣,走上了一條隱蔽迂回的道路。他在博塞附近的普拉多地方找到了第一個藏身之所。隨后,他朝著上阿爾卑斯省布里昂松附近的大維拉爾走去,這是一種摸索前進提心吊膽的逃竄,象田鼠的地道似的,究竟有哪些岔路,誰也不知道。日后才有人發現,他的足跡曾到過安省的西弗利厄地方,也到過比利牛斯省的阿貢斯,在沙瓦依村附近的都美克山峽一帶,又到過佩利格附近勃魯尼的葛納蓋教堂鎮。他到了巴黎。我們剛才已看見他在孟費。

  他到了巴黎。想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替一個七八歲的小姑娘買一身喪服,再替自己找個住處。辦妥了這兩件事以后他便到了孟費。

  我們記得,他在第一次逃脫以后曾在那地方,或在那地方附近,有過一次秘密的行動,警務機關在這方面也多少覺察到一些蛛絲馬跡。

  可是大家都認為他死了,因此更不容易看破他的秘密。他在巴黎偶然得到一張登載此事的報紙。也就放了心,而且幾乎安定下來了,好象自己確是死了似的。

  冉阿讓把珂賽特從德納第夫婦的魔爪中救出來以后,當天傍晚便回到巴黎。他帶著孩子,打蒙梭便門進了城,當時天色剛黑。他在那里坐上一輛小馬車到了天文臺廣場。他下了車,付了車錢,便牽著珂賽特的手,兩人在黑夜里一同穿過烏爾辛和冰窖附近的一些荒涼街道,朝著醫院路走去。

  這一天,對珂賽特來說,是一個奇怪而充滿驚恐歡樂的日子,他們在人家的籬笆后面,吃了從荒僻地方的客店里買來的面包和干酪,他們換過好幾次車子,他們徒步走了不少路,她并不叫苦,可是疲倦了,冉阿讓也感覺到她越走到后來便越拉住他的手。他把她馱在背上,珂賽特,懷里一直抱著卡特琳,頭靠在冉阿讓的肩上,睡著了

    腾讯欢乐升级两副牌 腾讯欢乐麻游戏下载 拥有保险公司承保的理财平台 9月4日上证指数 北京赛车pk10 基金配资多少倍 11选5开奖结果广 2018年3d全部 王者荣耀电竞比分实时数据 竞彩篮球比分直播新浪旧版 讯盈篮球比分网 澳客网北单比分直播网 江苏麻将有没有挂 广西麻将胡牌牌型大全集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 东方财富上证指数行情 国际麻将单机版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