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欢乐升级两副牌|欢乐升级什么意思

《接待一個也許是有錢的窮人》維克多雨果長篇傳奇故事分享

由海愈供稿

  《悲慘世界》雨果還在作品中揭露了當時殘酷不公的法典和秩序,譴責了那些安于現狀和鐵石心腸的市民在面對處于困境中的他人時的那種袖手旁觀的冷漠態度。那么接下來就讓小編給大家分享一下關于悲慘世界-有錢的窮人故事吧。

  接待一個也許是有錢的窮人

  那個大娃娃還一直擺在玩具店里,珂賽特經過那地方,不能不斜著眼睛再瞅它一下,瞅過后她才敲門。門開了。德納第大娘端著一支蠟燭走出來。

  “啊!是你這個小化子!謝謝天主,你去了多少時間!你玩夠了吧,小賤貨!”

  “太太,”珂賽特渾身發抖地說,“有位先生來過夜。”

  德納第大娘的怒容立即變成了笑臉,這是客店老板們特有的機變,她連忙睜眼去找那新來的客人。

  “是這位先生嗎?”她說。

  “是,太太。”那人一面舉手到帽邊,一面回答。

  有錢的客人不會這么客氣。德納第大娘一眼望見他那手勢和他的服裝行李,又立即收起了那副笑容,重行擺出她生氣的面孔。她冷冰冰地說:

  “進來吧,漢子。”

  “漢子”進來了。德納第大娘又重新望了他一眼,特別注意到他那件很舊的大衣和他那頂有點破的帽子,她對她那位一直陪著車夫們喝酒的丈夫點頭,皺鼻,眨眼,征求他的意見。她丈夫微微地搖了搖食指,努了努嘴唇,這意思就是說:完全是個窮光蛋。于是,德納第大娘提高了嗓子說:

  “喂!老頭兒,對不起,我這兒已經沒有地方了。”“請您隨便把我安置在什么地方,”那人說,“頂樓上,馬棚里,都可以。我仍按一間屋子付賬。”

  “四十個蘇。”

  “四十個蘇,可以。”

  “好吧。”

  “四十個蘇!”一個趕車的對德納第大娘細聲說,“不是二十就夠了嗎?”

  “對他是四十個蘇,”德納第大娘用原來的口吻回答說,“窮人來住,更不能少給呀!”

  “這是真話,”她丈夫斯斯文文地補上一句,“在家接待這種人,算是夠倒霉的了。”

  這時,那人已把他的包袱和棍子放在板凳上,繼又靠近一張桌子坐下來,珂賽特也趕忙擺上了一瓶葡萄酒和一只玻璃杯。那個先頭要水的商人親自提了水桶去喂馬。珂賽特也回到她那切菜桌子下面,坐下去打毛活。

  那人替自己斟上了一杯酒,剛剛送到嘴邊,他已帶著一種奇特的神情,留心觀察那孩子。

  珂賽特的相貌丑。假使她快樂,也許會漂亮些。我們已經約略描繪過這個沉郁的小人兒的形象。珂賽特體瘦面黃,她已快滿八歲,但看上去還以為是個六歲的孩子。兩只大眼睛深深隱在一層陰影里,已經失去光彩,這是由于經常哭的原故。她嘴角的弧線顯示出長時期內心的痛苦,使人想起那些待決的囚犯和自知無救的病人。她的手,正如她母親猜想過的那樣,已經“斷送在凍瘡里了”。當時爐里的火正照著她,使她身上的骨頭顯得格外突出,顯得她瘦到令人心酸。由于她經常冷到發抖,她已有了緊緊靠攏兩個膝頭的習慣。她所有的衣服只是一身破布,夏季見到會使人感到可憐,冬季使人感到難受。她身上只有一件滿是窟窿的布衣,絕無一寸毛織物。到處都露出她的肉,全身都能看到德納第婆娘打出來的青塊和黑塊。兩條光腿,又紅又細。鎖骨的窩使人見了心痛。那孩子,從頭到腳,她的態度,她的神情,說話的聲音,說話的遲鈍,看人的神氣,見了人不說話,一舉一動,都只表現和透露了一種心情:恐懼。

  恐懼籠罩著她,我們可以說,她被恐懼圍困了,恐懼使她的兩肘緊縮在腰旁,使她的腳跟緊縮在裙下,使她盡量少占地方,盡量少吸不必要的空氣,那種恐懼可以說已經變成她的常態,除了有增無減以外,沒有其他別的變化。在她眸子的一角有著驚惶不定的神色,那便是恐怖藏身的地方。

  珂賽特的恐懼心情竟達到了這樣一種程度:她回到家里,渾身透濕,卻不敢到火旁去烤干衣服,而只是一聲不響地走去干她的活。

  這個八歲孩子的眼神常是那么愁悶,有時還那么凄楚,以致某些時刻,她看起來好象正在變成一個白癡或是一個妖怪。

  我們已經說過,她從來不知道祈禱是怎么回事,她也從不曾踏進禮拜堂的大門。“我還有那種閑空嗎?”德納第大娘常這么說。

  那個穿黃大衣的人一直望著珂賽特,眼睛不曾離開過她。

  德納第大娘忽然喊道:

  “我想起了!面包呢?”

  珂賽特每次聽到德納第大娘提高了嗓子,總趕忙從那桌子下面鉆出來,現在她也照例趕忙鉆了出來。

  她早已把那面包忘到一干二凈了。她只得采用那些經常在驚駭中度日的孩子的應付辦法:撒謊。

  “太太,面包店已經關了門。”

  “你應當敲門呀。”

  “我敲過了,太太。”

  “敲后怎么樣呢?”

  “他不開。”

  “是真是假,我明天會知道的,”德納第大娘說,“要是你說謊,看我不抽到你亂蹦亂跳。等著,先把那十五個蘇還來。”

  珂賽特把她的手插到圍裙袋里,臉色變得鐵青。那個值十五個蘇的錢已經不在了。

  “怎么回事!”德納第大娘說,“你聽到我的話沒有?”

  珂賽特把那口袋翻過來看,什么也沒有。那錢到什么地方去了呢?可憐的孩子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她嚇呆了。

  “那十五個蘇你丟了嗎?”德納第大娘暴跳如雷,“還是你想騙我的錢?”

  同時她伸手去取掛在壁爐邊的那條皮鞭。

  這一駭人的姿勢使珂賽特叫喊得很響:

  “饒了我!太太!太太!我不敢了。”

  德納第大娘已經取下了那條皮鞭。

  這時,那個穿黃大衣的人在他背心的口袋里掏了一下,別人都沒有看見他這一動作,其他的客人都正在喝酒或是玩紙牌,什么也沒有注意到。

  珂賽特,心驚肉跳,蜷縮在壁爐角落里,只想把她那露在短袖短裙外的肢體藏起來。德納第大娘舉起了胳膊。“對不起,大嫂,”那人說“剛才我看見有個東西從小姑娘的圍裙袋里掉出來,在地上滾。也許就是那錢了。”

  同時他彎下腰,好象在地上找了一陣。

  “沒錯,在這兒了。”他立起來說。

  他把一枚銀幣遞給德納第大娘。

  “對,就是它。”她說。

  不是它,因為那是一枚值二十個蘇的錢,不過德納第大娘卻因此占了便宜。她把那錢塞進衣袋,橫著眼對孩子說:“下次可不準你再這樣,絕對不可以!”

  珂賽特又回到她的老地方,也就是德納第大娘叫做“她的窠”的那地方。她的一雙大眼睛老望著那個陌生的客人,開始表現出一種從來不曾有過的神情,那還只是一種天真的驚異之色,但已有一種-惶不定的依慕心情在里面了。

  “喂,您吃不吃晚飯?”德納第大娘問那客人。

  他不回答。他仿佛正在細心思考問題。

  “這究竟是個什么人?”她咬緊牙說,“一定是個窮光蛋。這種貨色哪會有錢吃晚飯?我的房錢也許他還付不出呢。地上的那個銀幣他沒有想到塞進腰包,已算是了不起的了。”

  這時,有扇門開了,愛潘妮和阿茲瑪走了進來。

  那確是兩個漂亮的小姑娘,落落大方,很少村氣,極惹人愛,一個挽起了又光又滑的栗褐色麻花髻,一個背上拖著兩條烏黑的長辮子,兩個都活潑、整潔、豐腴、紅潤、強健、悅目。她們都穿得暖,由于她們的母親手藝精巧,衣料雖厚,卻絕不影響她們服裝的秀氣,既御冬寒,又含春意。兩個小姑娘都喜氣洋洋。除此以外,她們頗有一些主人家的氣派。她們的裝飾、嬉笑、吵鬧都表現出一種自以為高人一等的味道。她們進來時,德納第大娘用一種極慈愛的譴責口吻說:“哈!你們跑來做什么,你們這兩個家伙!”

  接著,她把她們一個個拉到膝間,替她們理好頭發,結好絲帶,才放她們走,在放走以前,她用慈母所獨有的那種輕柔的手法,把她們搖了一陣,口里喊道:“去你們的,丑八怪!”

  她們走去坐在火旁邊。她們有個娃娃,她們把它放在膝上,轉過來又轉過去,嘴里嘰嘰喳喳,有說有笑。珂賽特的眼睛不時離開毛活,凄慘慘地望著她們玩。

  愛潘妮和阿茲瑪都不望珂賽特。在她們看來,那好象只是一條狗。這三個小姑娘的年齡合起來都還不到二十四歲,可是她們已經代表整個人類社會了,一方面是羨慕,一方面是鄙視。

  德納第姊妹倆的那個娃娃已經很破很舊,顏色也褪盡了,可是在珂賽特的眼里,卻并不因此而顯得不可愛,珂賽特出世以來從來不曾有過一個娃娃,照每個孩子都懂得的說法,那就是她從來都不曾有過“一個真的娃娃”。

  德納第大娘原在那廳堂里走來走去,她忽然發現珂賽特的思想開了小差,她沒有專心工作,卻在留意那兩個正在玩耍的小姑娘。

  “哈!這下子,你逃不了了吧!”她大聲吼著說,“你是這樣工作的!我去拿鞭子來教你工作,讓我來。”

  那個外來人,仍舊坐在椅子上,轉過身來望著德納第大娘。

  “大嫂,”他帶著笑容,不大敢開口似的說,“算了!您讓她玩吧!”

  這種愿望,要是出自一個在晚餐時吃過一盤羊腿、喝過兩瓶葡萄酒、而沒有“窮光蛋”模樣的客人的口,也許還有商量余地,但是一個戴著那樣一種帽子的人竟敢表示一種希望,穿那樣一件大衣的人而竟敢表示一種意愿,這在德納第大娘看來是不能容忍的。她氣沖沖地說:

  “她既要吃飯,就得干活。我不能白白養著她。”

  “她到底是在干什么活?”那外來人接著說,說話聲調的柔和,恰和他那乞丐式的服裝和腳夫式的肩膀形成一種異常奇特的對比。

  德納第大娘特別賞臉,回答他說:

  “她在打毛襪,這沒錯吧。我兩個小女兒的毛襪,她們沒有襪子,等于沒有,馬上就要赤著腳走路了。”

  那個人望著珂賽特的兩只紅得可憐的腳,接著說:

  “她還要多少時間才能打完這雙襪子?”

  “她至少還得花上整整三四天,這個懶丫頭。”

  “這雙襪子打完了,可以值多少錢呢?”

  德納第大娘對他輕蔑地瞟了一眼。

  “至少三十個蘇。”

  “為這雙襪子我給您五個法郎①行嗎?”那人接著說。

  ①每法郎合二十個蘇。

  “老天!”一個留心聽著的車夫呵呵大笑說,“五個法郎!真是好價錢!五塊錢!”

  德納第認為應當發言了。

  “好的,先生,假使您高興,這雙襪子我們就折成五個法郎讓給您。我們對客人總是盡量奉承的。”

  “得立刻付錢。”德納第大娘直截了當地說。

  “我買這雙襪子,”那人說,他從口袋里掏出一個五法郎的錢,放在桌子上說,“我付現錢。”

  接著,他轉向珂賽特說:

  “現在你的工作歸我了。玩吧,我的孩子。”

  那車夫見了那枚值五法郎的錢大受感動,他丟下酒杯走來看。

  “這錢倒是真的呢!”他一面細看一面喊,“一個真正的后輪①!一點不假!”

  ①后輪,五法郎錢幣的俗稱。

  德納第大娘走過來,一聲不響,把那錢揣進了衣袋。

  德納第大娘無話可說,她咬著自己的嘴唇,滿臉恨容。

  珂賽特仍舊在發抖。她冒險問道:

  “太太,是真的嗎?我可以玩嗎?”

  “玩你的!”德納第大娘猛吼一聲。

  “謝謝,太太。”珂賽特說。

  她嘴在謝德納第大娘的同時,整個小心靈卻在謝那陌生人。

  德納第重行開始喝酒。他婆娘在他耳邊說:

  “那個黃人究竟是個什么東西?”

  “我見過許多百萬富翁,”德納第無限莊嚴地說,“是穿著這種大衣的。”

  珂賽特已經放下了她的毛線活,但是沒有從她那地方鉆出來。珂賽特已經養成盡量少動的習慣。她從她背后的一只盒子里取出幾塊破布和她那把小鉛刀。

  愛潘妮和阿茲瑪一點沒有注意到當時發生的事。她們剛完成了一件重要工作,她們捉住了那只貓。她們把娃娃丟在地上,愛潘妮,大姐,拿了許許多多紅藍破布去包纏那只貓,不管它叫也不管它輾轉掙扎。她一面干著那種嚴肅艱苦的工作,一面用孩子們那種嬌柔可愛的妙語——就象彩蝶雙翼上的光彩,想留也留不住——對她的小妹說:

  “你瞧,妹妹,這個娃娃比那個好玩多了。它會動,它會叫,它是熱的。你瞧,妹妹,我們拿它來玩。它做我的小寶寶。我做一個闊太太。我來看你,而你就看著它。慢慢地你看見它的胡子,這會嚇你一跳。接著你看見了它的耳朵、它的尾巴,這又嚇你一跳。你就對我說:‘唉!我的天主!’我就對你說:‘是呀,太太,我的小姑娘是這個樣的。現在的小姑娘都是這個樣的。’”

  阿茲瑪聽著愛潘妮說,感到津津有味。

  這時,那些喝酒的人唱起了一首淫歌,邊唱邊笑,天花板也被震動了。德納第從旁助興,陪著他們一同唱。

  雀鳥營巢,不擇泥草,孩子們做玩偶,也可以用任何東西。和愛潘妮、阿茲瑪包扎那小貓的同時,珂賽特也包扎了她的刀。包好以后,她把它平放在手臂上,輕輕歌唱,催它入睡。

  娃娃是女孩童年時代一種最迫切的需要,同時也是一種最動人的本能。照顧,穿衣,打扮,穿了又脫,脫了又穿,教導,輕輕責罵,搖它,抱它,哄它入睡,把一件東西想象成一個人,女性的未來全在這兒了。在一味幻想,一味閑談,一味縫小衣裳和小襁褓、小裙袍和小短衫的歲月中,女孩長大成小姑娘,小姑娘長大成大姑娘,大姑娘又成了婦女。第一個孩子接替著最末一個娃娃。

  一個沒有娃娃的女孩和一個沒有孩子的婦女幾乎是同樣痛苦的,而且也完全是不可能的。

  因此珂賽特把她那把刀當成自己的娃娃。

  至于德納第大娘,她朝著那“黃人”走來,她心里想:“我的丈夫說得對,這也許就是拉菲特先生。闊佬們常愛開玩笑。”

  她走近前來,用肘支在他的桌子上。

  “先生……”她說。

  那人聽到“先生”兩字,便轉過身來。德納第大娘在這以前對他還只稱“漢子”或“老頭兒”。

  “您想想吧,先生,”她裝出一副比她原先那種兇橫模樣更使人受不了的巴結樣子往下說,“我很愿意讓那孩子玩,我并不反對,而且偶然玩一次也沒有什么不好,因為您為人慷慨。

  您想,她什么也沒有。她就得干活。”

  “她難道不是您的嗎,那孩子?”那人問。

  “呵,我的天主,不是我的,先生!那是個窮苦人家的娃娃,我們為了做好事隨便收來的。是個蠢孩子。她的腦袋里一定有水。她的腦袋那么大,您看得出來。我們盡我們的力量幫助她,我們并不是有錢的人。我們寫過信,寄到她家鄉去,沒有用,六個月過去了,再也沒有回信來。我想她媽一定死了。”

  “啊!”那人說,他又回到他的夢境中去了。

  “她媽也是個沒出息的東西,”德納第大娘又補上一句,“她拋棄了自己的孩子。”

  在他們談話的整個過程中,珂賽特,好象受到一種本能的暗示,知道別人正在談論她的事,她的眼睛便沒有離開過德納第大娘。她似懂非懂地聽著,她偶然也聽到了幾個字。

  那時,所有的酒客都已有了七八分醉意,都反復唱著猥褻的歌曲,興致越來越高。他們唱的是一首趣味高級、有圣母圣子耶穌名字在內的風流曲調。德納第大娘也混到他們中間狂笑去了。珂賽特待在桌子下面,呆呆地望著火,眼珠反映著火光,她又把她先頭做好的那個小包抱在懷里,左右搖擺,并且一面搖,一面低聲唱道:“我的母親死了!我的母親死了!我的母親死了!”

  通過女主人的再三勸說,那個黃人,“那個百萬富翁”,終于同意吃一頓晚飯。

  “先生想吃點什么?”

  “面包和干酪。”那人說。

  “肯定是個窮鬼。”德納第大娘心里想。

  那些醉漢一直在唱他們的歌,珂賽特,在那桌子底下,也唱著她的。

  珂賽特忽然不唱了。她剛才回轉頭,一下發現了小德納第的那個娃娃,先頭她們在玩貓時,把它拋棄在那切菜桌子旁邊了。

  于是她放下那把布包的小刀,她對那把小刀原來就不大滿意,接著她慢慢移動眼珠,把那廳堂四周望了一遍。德納第大娘正在和她的丈夫談話,數著零錢,潘妮和茲瑪在玩貓,客人們也都在吃,喝,歌唱,誰也沒有注意她。她的機會難得。她用膝頭和手從桌子底下爬出來,再張望一遍,知道沒有人監視她,便連忙溜到那娃娃旁邊,一手抓了過來。一會兒過后,她又回到她原來的位置,坐著不動,只不過轉了方向,好讓她懷里的那個娃娃隱在黑影中。撫弄娃娃的幸福對她來說,確是絕無僅有的,所以一時竟感到極強烈的陶醉。

  除了那個慢慢吃著素飯的客人以外,誰也沒有看見她。

  那種歡樂延續了將近一刻鐘。

  但是,盡管珂賽特十分注意,她卻沒有發現那娃娃有只腳“現了形”,壁爐里的火光早已把它照得雪亮了。那只突出在黑影外面顯得耀眼的粉紅腳,突然引起了阿茲瑪的注意,她向愛潘妮說:“你瞧!姐!”

  那兩個小姑娘呆住了,為之駭然。珂賽特竟敢動那娃娃!

  愛潘妮立起來,仍舊抱著貓,走到她母親身旁去扯她的裙子。

  “不要吵!”她母親說,“你又來找我干什么?”

  “媽,”那孩子說,“你瞧嘛!”

  同時她用手指著珂賽特。

  珂賽特完全浸沉在那種占有所引起的心醉神迷的狀態中,什么也看不見,什么也聽不見了。

  從德納第大娘臉上表現出來的是那種明知無事卻又大驚小怪、使婦女立即轉為惡魔的特別表情。

  一次,她那受過創傷的自尊心使她更加無法抑制自己的憤怒了。珂賽特行為失檢,珂賽特褻瀆了“小姐們”的娃娃。

  俄羅斯女皇看見農奴偷試皇太子的大藍佩帶,也不見得會有另外一副面孔。

  她猛吼一聲,聲音完全被憤怒梗塞住了:

  “珂賽特!”

  珂賽特嚇了一跳,以為地塌下去了。她轉回頭。

  “珂賽特!”德納第大娘又叫了一聲。

  珂賽特把那娃娃輕輕放在地上,神情虔敬而沮喪。她的眼睛仍舊望著它,她叉起雙手,并且,對那樣年紀的孩子來說也真使人寒心,她還叉著雙手的手指拗來拗去,這之后,她哭起來了,她在那一整天里受到的折磨,如樹林里跑進跑出,水桶的重壓,丟了的錢,打到身邊的皮鞭,甚至從德納第大娘口中聽到的那些傷心話,這些都不曾使她哭出來,現在她卻傷心地痛哭起來了。

    腾讯欢乐升级两副牌 3d开奖号试机号走 股票推荐群是不是真的 私募基金配资参与上市公司定增 普通职员有必要考mba 雪诺和塞布尔 广东36选7 打百搭麻将技巧 2013中网比分直播 企业管理是做什么的 p62今日开奖号 河源百搭麻将惠州板 cac股票指数 十一选五上海走势图 球探比分即时比分007足球比分 四方河南麻将苹果版本 新浪即时赔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