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欢乐升级两副牌|欢乐升级什么意思

《娃娃上場》浪漫主義色彩的傳奇人物故事

由海愈供稿

  《悲慘世界》小說主人公冉·阿讓一生的道路坎坷,幾乎具有了各種非凡的活力,他是一個浪漫主義色彩濃厚的傳奇性的主人公。那么接下來就讓小編給大家分享一下關于悲慘世界-人娃娃上場的故事吧。

  娃娃上場

  那一排敞篷商店,我們記得,是從禮拜堂一直延展到德納第客店門前的。由于有錢的人不久就要路過那一帶去參加夜半彌撒,所以那些商店都已燃起蠟燭,燭的外面也都加上漏斗形的紙罩,當時有個孟費-小學的老師正在德納第店里喝酒,他說那種燭光頗有“魅力”,同時,天上卻不見一顆星。

  最后的一個攤子恰恰對著德納第的大門,那是個玩具鋪,擺滿了晶瑩耀眼的金銀首飾、玻璃器皿、白鐵玩具。那商人在第一排的最前面,在一塊潔白的大手巾前陳列著一個大娃娃,二尺來高,穿件粉紅縐紗袍,頭上圍著金穗子,有著真頭發、琺瑯眼睛。這寶物在那里陳列了一整天,十歲以下的過路人見了沒有不愛的,但是在孟費-就沒有一個母親有那么多錢,或是說有那種揮霍的習慣,肯買來送給孩子。愛潘妮和阿茲瑪在那里瞻仰了好幾個鐘頭,至于珂賽特,的確,只敢偷偷地望一兩眼。

  珂賽特拿著水桶出門時,盡管她是那樣憂郁,那樣頹喪,卻仍不能不抬起眼睛去望那非凡的娃娃,望那“娘娘”,照她的說法。那可憐的孩子立在那兒呆住了。她還不曾走到近處去看過那娃娃。對她來說那整個商店就象是座宮殿,那娃娃也不是玩偶,而是一種幻象。那可憐的小姐,一直深深地沉陷在那種悲慘冷酷的貧寒生活里,現在她見到的,在她的幻想中,自然一齊成為歡樂、光輝、榮華、幸福出現了。珂賽特用她那天真悲愁的智慧去估計那道橫亙在她和那玩偶間的深淵。她向她自己說,只有王后,至少也得是個公主,才能得到這樣一樣“東西”。她細細端詳那件美麗的粉紅袍,光滑的頭發,她心里在想:“這娃娃,她該多么幸福呵!”她的眼睛離不了那家五光十色的店鋪。她越看越眼花。她以為看見了天堂。在那大娃娃后面,還有許多小娃娃,她想那一定是一些仙女仙童了。她覺得在那攤子底里走來走去的那個商人有點象永生之父。

  在那種仰慕當中,她忘了一切,連別人叫她做的事也忘了。猛然一下,德納第大娘的粗暴聲音把她拉回到現實中來:“怎么,蠢貨,你還沒有走!等著吧!等我來同你算賬!我要問一聲,她在那里干什么!小怪物,走!”

  德納第大娘向街上望了一眼,就望見珂賽特正在出神。

  珂賽特連忙提著水桶,放開腳步溜走了。

  孤苦伶仃的小女孩

  德納第客店在那村里的地點既在禮拜堂附近,珂賽特就得向謝爾方面那片樹林中的泉邊取水。

  她不再看任何商販陳列的物品了。只要她還走在面包師巷和禮拜堂左近一帶地方,總還有店鋪里的燭光替她照路,可是最后一個攤子的最后一點微光也終于消逝了。那可憐的孩子便到了黑暗中。她還得走向黑暗的更深處。她向著黑暗更深處走去。只是,因為她的心情已經有些緊張,所以她一面走,一面竭力搖著那水桶的提梁。那樣她就有一種聲音和她作伴。

  她越往前走,四周也越黑。街上行人已經絕跡。可是她還遇到一個婦人,那婦人停下來,轉身望著她走過去,嘴里含含糊糊地說:“這孩子究竟有什么地方可去呢?難道她是個小狼精嗎?”隨后,那婦人認出了是珂賽特,又說:“嘿,原來是百靈鳥!”

  珂賽特便那樣穿過了孟費-村靠謝爾一面的那些彎曲、荒涼,迷宮似的街道。只要她還看見有人家,只要她走的路兩旁還有墻,她走起來總還相當大膽。有時,她從一家人家的窗板縫里望見一線燭光,那也就是光明,也就是生命,說明那里還有人,她的心也就安了。可是她越往前走,她的腳步好象會自然而然地慢下來。珂賽特,當她過了最后那所房子的墻角,就忽然站住不動了。越過最后那家店鋪已經不容易,要越過最后那所房子再往前去,那是不可能的了。她把水桶放在地上,把只手伸進頭發,慢慢地搔著頭,那是孩子在驚慌到失去主張時特有的姿態。那已不是孟費-,而是田野了。在她面前的是黑暗荒涼的曠地。她心驚膽顫地望著那漆黑一片、沒有人、有野獸、也許還有鬼怪的地方。她仔細看,她聽到了在草叢里行走的野獸,也清清楚楚看見了在樹林里移動的鬼影。于是她又提起水桶,恐怖給了她勇氣:“管他的!”她說,“我回她說沒有水就完了!”她堅決轉身回孟費。

  她剛走上百來步,又停下來,搔著自己的頭。現在出現在她眼前的是德納第大娘,那樣青面獠牙、眼里怒火直冒的德納第大娘。孩子眼淚汪汪地望望前面,又望望后面。怎么辦?會有什么下場?往哪里走?在她前面有德納第大娘的魔影,在她后面有黑夜里在林中出沒的鬼怪。結果她在德納第大娘的面前退縮了。她再走上往泉邊去的那條路,并且跑起來。她跑出村子,跑進了林子,什么也不再望,什么也不再聽,直到氣喘不過來時才不跑,但也不停步。她只顧往前走,什么全不知道了。

  她一面趕路,一面想哭出來。

  在夜間,森林的簌簌聲把她整個包圍起來了。她不再想,也不再看。無邊的黑夜竟敵視那小小的生命,一方面是整個黑暗的天地,一方面是一粒原子。

  從林邊走到泉邊,只須七八分鐘。珂賽特認識那條路,因為這是她在白天常走的。說也奇怪,她當時并沒有迷路。多少有些殘存的本能在引導她。她的眼睛既不向右望,也不向左望,惟恐看到樹枝和草叢里有什么東西。她便那樣到達了泉邊。

  那是從粘土里流出后匯聚而成的一個狹窄的天然水潭,二尺來深,周圍生著青苔和一種有焦黃斑痕、名為“亨利四世的細布皺領”的草本植物,還鋪了幾塊大石頭。水從潭口潺潺流出,形成一條溪流。

  珂賽特不想歇下來喘氣。當時四周漆黑,但是她有來這泉邊的習慣。她伸出左手,在黑暗中摸索一株斜在水面上的小槲樹,那是她平日用作扶手的,她摸到了一根樹枝,攀在上面,彎下腰,把水桶伸入水中。她心情異常緊張,以致力氣登時增加三倍。當她那樣俯身取水時,她沒有注意圍裙袋里的東西落在潭里了。那枚值十五個蘇的錢落下去了。珂賽特既沒有看見也沒有聽見它落下去。她提起那水桶,放在草地上,幾乎是滿滿一桶水。

  在這以后,她才覺得渾身疲乏,一點力氣也沒有了。她很想立刻回去,但是她灌那桶水時力氣已經用盡了,她一步也走不動了。她不得不坐下來。她讓自己落在草地上,蹲在那兒動不了。

  她閉上眼睛,繼又睜開,她自己也不知道是為了什么,卻又非那樣做不可。

  桶里的水,在她旁邊蕩出一圈圈的波紋,好象是些白火舌。

  天空中烏云滾滾,有如煤煙,罩在她頭上。黑夜那副悲慘面孔好象對著那孩子在眈眈垂視。

  木星正臥在天邊深處。

  那孩子不認識那顆巨星,她神色倉皇地注視著它,感到害怕。那顆行星當時離地平線確是很近,透過一層濃霧,映出一種駭目的紅光。濃霧呈慘黯的紫色,擴大了那個星的形象,好象是個發光的傷口。

  原野上吹來一陣冷風。樹林里一片深黑,絕無樹葉觸擦的聲音,也絕無夏夜那種半明半昧的清光。高大的杈椏猙獰張舞。枯萎叢雜的矮樹在林邊隙地上簌簌作聲。長高的野草在寒風中象鰻鱺似的蠕蠕游動。榛莽屈曲招展,有如伸出長臂張爪攫人。一團團的干草在風中急走,好象大禍將至,倉皇逃竄似的。四面八方全是凄涼寥廓的曠地。

  黑暗使人見了心悸。人非有光不可。任何人進入無光處都會感到心焦。眼睛見到黑暗時心靈也就失去安寧。當月蝕時,夜里在烏黑的地方,即使是最頑強的人也會感到不安。黑暗和樹林是兩種深不可測的東西。我們的幻想常以為在陰暗的深處有現實的東西。有種無可捉模的事物會在你眼前幾步之外顯得清晰逼真。我們時常見到一種若隱若現、可望而不可及、縹緲如臥花之夢的景象在空間或我們自己的腦海中浮動。天邊常會有一些觸目驚心的形象。我們常會嗅到黑暗中太空的氣息。我們會感到恐懼并想朝自己的后面看。黑夜的空曠,兇惡的物形,悄立無聲走近去看時卻又化為烏有的側影,錯雜散亂的黑影,搖曳的樹叢,色如死灰的污池,鬼域似的陰慘,墳墓般的寂靜,可能有的幽靈,神秘的樹枝的垂拂,古怪駭人的光禿樹身,臨風瑟縮的叢叢野草,對那一切人們是無法抗拒的,膽壯的人也會戰栗,也會有禍在眉睫之感。人們會惴惴不安,仿佛覺得自己的靈魂已和那黑暗凝固在一起。對一個孩子來說,黑暗的那種侵襲會使他感到一種無可言喻的可怕。

  森林就是鬼宮,在它那幽寂陰森的穹窿下,一只小鳥的振翅聲也會令人毛骨悚然。

  珂賽特并不了解她所感受的是什么,她只覺得自己被宇宙的那種無邊的黑暗所控制。她當時感受的不止是恐怖,而是一種比恐怖更可怕的東西。她打著寒噤。寒噤使她一直冷到心頭,沒有言語能表達那種奇怪的滋味。她愕然睜著一雙眼睛。她仿佛覺得明天晚上的此時此刻她還必須再來此地。

  于是,由于一種本能,為了擺脫那種她所不了解而又使她害怕的處境,她高聲數著一、二、三、四,一直到十,數完以后,重又開始。她那樣做,可使自己對四周的事物有個真實的感覺。她開始感到手冷,那是先頭在取水時弄濕的。她站起來。她又恐懼起來了,那是一種自然的、無法克制的恐懼。她只有一個念頭:逃走,拔腿飛奔,穿過林子,穿過田野,逃到有人家、有窗子、有燭光的地方。她低頭看到了水桶。她不敢不帶那桶水逃,德納第大娘的威風太可怕了。她雙手把住桶上的提梁,她用盡力氣才提起那桶水。

  她那樣大致走了十多步,但是那桶水太滿,太重,她只得把它重又放下來。她喘了口氣,再提起水桶往前走,這回比較走得久一些。可是她又非再停下不可。休息了幾秒鐘后,她再走。她走時,俯著身子,低著頭,象個老太婆,水桶的重量把她那兩條瘦胳膊拉得又直又僵,桶上的鐵提梁也把她那雙濕手凍木了。她不得不走走停停,而每次停下來時,桶里的水總有些潑在她的光腿上。那些事是在樹林深處,夜間,冬季,人的眼睛見不到的地方發生的,并且發生在一個八歲的孩子的身上。

  當時只有上帝見到那種悲慘的經過。

  也許她的母親也看見了,咳!

  因為有些事是會使墓中的死者睜開眼來的。

  她帶著痛苦的喘氣聲呻吟,一陣陣哭泣使她喉頭哽塞,但她不敢哭,她太怕那德納第大娘了,即使她離得很遠。她常想象德納第大娘就在她的附近,那已成了她的習慣。

  可是她那樣并走不了多遠,并且走得很慢。她妄想縮短停留的時間,并盡量延長行走的時間。她估計那樣走法,非一個鐘頭到不了孟費-,一定會挨德納第大娘的一頓打,她心中焦灼萬分。焦灼又和獨自一人深夜陷在林中的恐怖心情絞成一團。她已困憊不堪,但還沒有走出那林子。她走到一株熟悉的老槲樹旁,作最后一次較長的停頓,以便好好休息一下,隨后她又集中全部力氣,提起水桶,鼓足勇氣往前走。可是那可憐的傷心絕望的孩子不禁喊了出來:

  “呵!我的天主!我的天主!”

  就在那時,她忽然覺得她那水桶一點也不重了。有一只手,在她看來粗壯無比,抓住了那提梁,輕輕地就把那水桶提起來了。她抬頭望。有個高大直立的黑影,在黑暗中陪著她一同往前走。那是一個從她后面走來而她沒有發現的漢子。那漢子,一聲不響,抓住了她手里的水桶的提梁。

  人有本能適應各種不同的遭遇。那孩子并不怕

    腾讯欢乐升级两副牌 dota比分网1play 哈尔滨麻将玩法则 广东十一选五 福利彩3d今天开奖结果 新疆35选7 上海天天彩选4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 竞彩比分串关奖金封顶 棒球比分7m体育 一只股票分析全面分析举例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 澳客网竞彩篮球比分直播 澳客北单比分直播网 山东11选5计划 下载欢乐麻将免费版 @足球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