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欢乐升级两副牌|欢乐升级什么意思

《人要喝酒,馬要喝水》維克多雨果文學長篇故事

由海愈供稿

  《悲慘世界》以冉·阿讓出獄后的種種經歷貫穿全書,深刻反映了時代的問題。那么接下來就讓小編給大家分享一下關于悲慘世界-人要喝酒,馬要喝水的故事吧。

  人要喝酒,馬要喝水

  新來了四個旅客。

  珂賽特很發愁,因為,雖然她還只有八歲,但已受過那么多的苦,所以當她發愁時那副苦相已象個老太婆了。

  她有個黑眼眶,那是德納第大娘一拳打出來的傷痕,德納第大娘還時常指著說:

  “這丫頭真難看,老瞎著一只眼。”

  珂賽特當時想的是天已經黑了,已經漆黑了,卻又突然來了四個客人,她得立即去把那些客人房間里的水罐和水瓶灌上水,但水槽里已沒有水了。

  幸而德納第家的人不大喝水,她的心又稍稍安穩了些。口渴的人當然不少,但是那種渴,在他們看來,水解不如酒解。大家都喝著酒,要是有個人要喝水,所有那些人都會覺得他是個蠻子。可是那孩子還是發了一陣抖:爐上一口鍋里的水開了,德納第大娘揭開了鍋蓋,又拿起一只玻璃杯,急急忙忙走向那水槽。她旋開水龍頭,那孩子早已抬起了頭,注視著她的一舉一動。一線細水從那龍頭里流出來,注滿了那杯子的一半。“哼,”她說,“水沒了!”接著,她沒有立即開口說什么。那孩子也屏住了氣。

  “就這樣吧!”德納第大娘一面望著那半滿的杯子,一面說,“這樣大概也夠了。”

  珂賽特照舊干她的活,可是在那一刻鐘里,她覺得她的心就象一個皮球,在胸腔里直跳。

  她一分一秒地數著時間的流逝,恨不得一下子便到了第二天的早晨。

  不時有一個酒客望著街上大聲說:“簡直黑得象個洞!”或是說:“只有貓兒才能在這種時刻不帶燈籠上街!”珂賽特聽了好不心驚肉顫。

  忽然有一個要在那客店里過夜的貨郎走進來,厲聲說:

  “你們沒有給我的馬喝水。”

  “給過了,早給過了。”德納第大娘說。

  “我說您沒有給過,大娘。”那小販說。

  珂賽特從桌子底下鉆出來。

  “呵,先生,確是給過了,”她說,“那匹馬喝過了,在桶里喝的,喝了一滿桶,是我送去給它喝的,我還和它說了許多話。”

  那不是真話,珂賽特在說謊。

  “這小妞還只有一個拳頭大卻已會撒彌天大謊了,”那小販說,“小妖精!我告訴你,它沒有喝。它沒有喝,吐氣的樣子就不一樣,我一眼就看得出來。”

  珂賽特繼續強辯,她急了,嗓子僵了,語不成聲,別人幾乎聽不清她在說什么:

  “而且它喝得很足!”

  “夠了,”那小販動了氣,“沒有的事,快拿水給我的馬喝,不要羅嗦!”

  珂賽特又回到桌子下面去了。

  “的確,這話有理,”德納第大娘說,“要是那牲口沒有喝水,當然就得喝。”

  接著,她四面找。

  “怎么,那一個又不見了?”

  她彎下腰去,發現珂賽特蜷做一團,縮到桌子的那一頭去了,幾乎到了酒客們的腳底下。

  “你出來不出來?”德納第大娘吼著說。

  珂賽特從她那藏身洞里爬出來。德納第大娘接著說:

  “你這沒有姓名的狗小姐,快拿水去喂馬。”

  “可是,太太,”珂賽特細聲說,“水已經沒有了。”

  德納第大娘敞開大門說:

  “沒有水?去取來!”

  珂賽特低下了頭,走到壁爐角上取了一只空桶。

  那桶比她人還大,那孩子如果坐在里面,決不會嫌小。

  德納第大娘回到她的火爐邊,拿起一只木勺,嘗那鍋里的湯,一面嘰里咕嚕說道:

  “泉邊就有水。這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我想不放蔥還好些。”

  隨后她翻著一只放零錢、胡椒、蔥蒜的抽屜。

  “來,癩蝦蟆小姐,”她又說,“你回來的時候,到面包店去帶一個大面包來。錢在這兒,一枚值十五個蘇的錢。”

  珂賽特的圍裙側面有個小口袋,她一聲不響,接了錢,塞在口袋里。

  她提著桶,對著那扇敞開著的大門,立著不動。她好象是在指望有誰來搭救她。

  “還不走!”德納第大娘一聲吼。

  珂賽特走了。大門也關上了

    腾讯欢乐升级两副牌 广西快乐十分 哈尔滨麻将贴吧 棒球比分直播荷兰德国 九江股票配资 36选7 宁夏11选五投注平台 15选5今天开奖走势图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500完场 北单比分开奖sp怎么得出 安徽11元选5开奖 下载海南麻将 PK10 常山湖南麻将软件 大众麻将所有胡牌图 单机大众麻将四人麻将 北京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