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欢乐升级两副牌|欢乐升级什么意思

《探求失蹤范圍》摘選格蘭特船長的兒女故事集

由海愈供稿

  《格蘭特船長的兒女》說中還塑造了格蘭特兩個可愛的孩子,他們堅強勇敢,為了找尋父親不斷地努力著,在一路上懂得感恩,堅毅剛強,勇敢頑強。 所以接下來就讓小編給大家分享一下關于從格蘭特船長的兒女-探求失蹤范圍的故事吧

  探求失蹤范圍

  12月7日,早晨3點鐘,鄧肯號的鍋爐隆隆響起了,水手轉動轆轤,船錨隨著吊起來,離開那小港的沙底,回到錨架上,螺槳開始轉動,游船又入海了。8點鐘,乘客們登上了甲板,阿姆斯特丹島已經在天邊的云霧中漸漸消失了。這是沿37度旅行的最后一次停泊,距大洋洲海岸還有1620公里了,只要西風能維持10天,只要在海上沒有什么意外,鄧肯號就可以到達目的地了。

  瑪麗小姐和弟弟羅伯爾看到海上怒濤,心里不免有些感觸,這些波濤或許是格蘭特船在失事前幾天沖破過的呀,也許就在這里,格蘭特船被打壞了,船員失蹤了,只有父親自己和印度洋上的風暴作斗爭,結果被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拖向遙遠的海岸。船長在海圖上畫出各股海流的流向給那少女看。其中一股——印度洋的橫貫海流,勢力強大,向大洋洲流去,方向是自西向東的。因此,也許不列顛尼亞號桅桿被打斷了,舵失調了,也就是說,在海和天的暴力之前完全解除了武裝,只有隨著這海流向前面的海岸奔去,結果撞得“粉身碎骨”。

  然而,這里有個問題。據商船日報記載,格蘭特船長的最后消息是1862年5月30日自卡亞俄發出的,怎么不列顛尼亞號離開秘魯海岸只8天,6月7日便進入印度洋了呢?巴加內爾對這個問題有一個合理的答復,就是最好持相反觀點的人也不可能反對。

  那是12月12日的晚上,離開阿姆斯特丹島已6天了。哥利納帆夫婦、格蘭特姐弟、少校、船長都在樓艙里閑扯。和往常一樣,不列顛尼亞號是全體人員唯一的心事。正在談的時候,提出了上述問題,這一提,大家仿佛往頭上潑了一盆冰水。

  巴加內爾猛不防爵士提出這樣一個問題,立刻把頭抬起來。然后,一聲不響地去找那個文件。他回來的時候,只聳了聳肩,仿佛一個人被一個“無所謂的小問題”難住了似的。

  “你聳肩,我親愛的學者,那就是說這個不成問題的問題出現差錯了,既然如此,你總得有個答復吧。”爵士說。

  “不要急,”地理學家說,“我先向船長請教個問題。”

  “你說吧,巴加內爾先生,”船長說。

  “一只快艇能不能在一個月內穿過從美洲到大洋洲的太平洋?”

  “可以的,如果以每天110公里的速度航行。”

  “是最快速度嗎?”

  “不是,快帆船的速度比這還要快得多。”

  “那么,好了!”地理學家又說,“文件上的‘6月7日’幾個字空隙比較大,它是不是真的6月7日呢?!假如海水把‘7’字前面的一個字侵蝕掉了,原來是‘6月17日’或者‘6月27日’,問題不就解決了嗎?”

  “對呀!”海倫夫人回答,“從5月31日到6月27日……”

  “不列顛尼亞號有足夠的時間穿越太平洋到達印度洋上!”

  大家都十分滿意地接受了博學的地理學者的解釋。“又弄明白了一點!”爵士說,“還多虧了我們這位朋友的協助。現在,我們只有到大洋洲,在西海岸上尋訪格蘭特船長的蹤跡了。”

  “是不是一定在西海岸呢?”門格爾問道。

  “是呀,船長說的對,文件中沒有任何跡象說明失事的船只在西海岸而不在東海岸。因此,我們尋訪目標應放在37度緯線的大洋洲海岸的東西兩端。”

  “這樣,不是又有問題了嗎,爵士先生?”瑪麗小姐問。“啊,是沒有的,小姐,”船長趕快回答。他的話解除了瑪麗小姐的疑慮。“閣下請注意,假如不列顛尼亞號在大洋洲東岸停泊的話,他應該立刻會得到救援和幫助的。因為這一帶幾乎全是英國人,住的都是英國僑民。格蘭特船長走不了16公里路就可以遇到同胞。”

  “是的,門格爾船長,”巴加內爾說,“我同意你的看法。假如在東海岸的吐福灣,在艾登城,格蘭特船長不但會在英國移民區找到一個棲身之地,而且也會找到交通工具返回歐洲的。”

  “這樣看來,”海倫夫人說,“我們假如到大洋洲的西海岸,遇難后船員不會找到同樣的方便了?”

  “是的,夫人,”地理學家回答,“那一帶海岸荒漠沒有一條路通往阿德雷得或墨爾本。如果格蘭特船觸礁失事了,它不會得到救援,就和在非洲那無情的海灘上失事一樣。”“那么,”瑪麗小姐問,“我父親兩年來如何生活的呢?”“我親愛的小姐,”地理學家回答,“你總認為船只失事以后,你父親在大洋洲登陸不成問題是不是?”

  “是的,巴加內爾先生。”

  “那么,一登陸以后,格蘭特船長怎么辦了呢?我猜測有三種可能:或者和他的同伴們到了英國移民區:或者落到當地土人手中;或者在大洋洲中的沙漠中迷失……”巴加內爾講了好長一會兒,突然停住了,看看人們的眼色是贊同抑或反對這種猜測。

  “繼續講下去吧,先生,”爵士鼓勵他。

  “首先,”他繼續講下去,“我否定第一種推測。格蘭特船長不可能跑到英國移民區。否則,他的安全不成問題,早該回到故鄉和親人團聚了。”

  “可憐的父親啊!”那少女自言自語地說,“他離開我們已有兩年了。”

  “讓巴加內爾先生繼續說呀,姐姐,”小羅伯爾說,“他最后會告訴我們……”

  “唉,我的孩子!我不能告訴你們什么確實的情況。我所能斷定的,只是你父親落到大洋洲土人手中做了俘虜,或者……”

  “這些土人會不會……?”海倫夫人著急了。

  “您放心,夫人。”他知道海倫夫人將要說什么。“這些土人雖然未經開化,很愚笨,但是生性溫和,不象他們的近鄰新西蘭島上的土人那么好殺成性。如果遇難船員被他們俘虜過去了,他們絕不會有生命威脅的。這一點,我可以保證。所有旅行家異口同聲地肯定過:大洋洲土人最怕讓人流血,有好幾次,旅行家和他們聯合起來。打退成群被流放的囚徒的襲擊。

  他們很忠實可靠,而那些囚徒卻慘無人道。”

  “你聽見巴加內爾說了吧?”海倫夫人對瑪麗小姐說,“如果你父親落入土人手中,我們會找到他的,而且那些文件也似乎告訴我們,他是落入土人手中的。”

  “如果他在荒漠里迷失了呢?”那少女接上一句。詢問的眼光盯著地理學家。

  “迷失了,我們也會找到他,是不是,朋友們?”那位地理學家充滿信心地回答她。

  “毫無疑意,”爵士回答,他在扭轉談話的悲觀趨勢。“我不相信人類真的會迷失方向……”

  “我也不相信,”地理學家又肯定了他的說法。

  “那么,大洋洲大嗎?”小羅伯爾問。

  “大洋洲么,我的孩子,大約有775萬平方公里,就是說相當于歐洲的五分之四那么大。”

  “有那么大嗎?”麥克那布斯反問道。

  “確有那么大,少校先生,最多不過一碼之差罷了。文件上寫明了‘大陸’兩字,你總該相信這片陸地有資格接受‘大陸’

  的稱號吧?!”

  “這么大,當然可以稱之為‘大陸’了。”

  “我還要補充一句,”巴加內爾又說:“旅行家在廣漠地區迷失的先例并不多。我知道的只有雷沙德一人,現在下落不明。在我動身的前些時候,在地理學會上聽說已經找到他的蹤跡了。”

  “難道澳大利亞大陸沒有被完整勘探過嗎?”海倫夫人問。

  “還沒有,夫人。還差得遠呢!人們對這個大陸的內部情況不如非洲了解的多,然而,這并不是人類的過錯,而是蒼天不承認探險家。從1606年到1862年,在大陸內地或沿海從事勘探工作的不下于50人。”

  “啊,50多,”麥克那布斯帶著懷疑的神氣說。“是的,少校先生,不相信嗎?我是把冒險試航的船員和大陸探險的旅行者包括在一起的。”

  “那50也太多了點吧?”少校反駁說。

  “你說太多,我還嫌少哩!”地理學家總是這樣,當人和他唱反調時,顯得十分興奮。

  “那你說出來!”

  “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馬上說出他們中的50個人來。”

  “啊!冷靜點,地理專家,我們說話可要負責任啊!”

  “少校,你敢拿你的馬槍和我的望遠鏡打賭嗎?”

  “我有什么不敢,巴加內爾,如果你喜歡的話?!”“好!一言為定!如果你輸了,可就不能再用馬槍打羚羊,打狐貍了。除非我借給你。不過,你要借,我還是會借的。”

  “巴加內爾,鹿死誰手,還未可知,你也別抱多大希望勝我。”

  “那么,我們開始吧,”那位地理學家提高嗓門,“女士們,先生們,請你們裁判。你,小羅伯爾,做計數員。”哥利納帆夫婦、瑪麗、羅伯爾、少校和船長,都樂起來了,急等著這次爭辯的結果。成為這次爭辯中心的是大洋洲,正是鄧肯號要去的地方,這時,來談談它的歷史,再合適不過了。因此,大家請巴加內爾立刻開始顯示他的記憶力。

  “記憶之神尼母辛啊!”他開始高聲叫道,“司文藝女神的母親,給予我——你的忠實虔誠的崇拜者以靈感罷!在250年前,朋友們,誰不曉得有個大洋洲呢!從17世紀,在1606年開始,無數航海家和探險家踏上了這片土地。在這一年,西班牙航海家奎羅斯發現了,給它取名叫‘圣靈的澳大利亞’。羅伯爾,記下這個航海家的名字,我講第二個。”

  “記下了,”羅伯爾說。

  “同年,奎羅斯船隊的副指揮托列斯一直往那些新陸地的南面去勘察。但是,重大發現要歸功于荷蘭人海托治。在他在西南南緯25度的地方登陸,把陸地命名為恩得拉。在他以后航海家就多了,什么齊申、厄代多爾、內茲、卡奔塔……等等。”

  巴加內爾連珠炮似地說了一大串。

  他喝了口水,又接著說:“這就告一段落,我現在再說英國人。1680年在美洲打野牛的浪人頭子,橫行在南太平洋上的丹別爾,他干了許多年苦樂參半,僥幸逃脫死亡的勾當之后,乘西內號跑到澳大利亞的西北部,他和土人交結上了,對土人的貧窮、風俗、智慧作了完整的描述。1699年,當他回到海托治時,已不再是海盜了,而是皇家海軍船長了。在這以后的70年中,沒有一個航海家再來這里。直到1700年,庫克船長在這片土地上出現了,自此,澳大利亞便打開大門迎接歐洲移民了。庫克船長是個了不起的航海家,共進行過三次轟動一時的航行,既遇到奇聞異事,如在奧塔喜地觀察了金星貫日的情景(即金星打日輪面前穿過的天文現象),也險些葬身海底,有一次,船觸礁,幾乎將要沉沒,幸虧一塊珊瑚嵌入漏水的裂口,堵住了水頭。他的最大發現是找到了世界上最大的邊緣海——珊瑚海,并且多次途經此地。但不幸的是,最后一次航行失事于散維齒群島。”接著,他又例舉了一批著名航海家,如腓力浦船長、巴斯上校、弗得林中尉等等,充分顯示了他驚人的記憶力。

  這時,巴加內爾已累得口干舌燥,嗓子直冒煙。他問羅伯爾多少個名字。

  “56了!”

  “少校,我還可以讓你聽個夠,因為我還沒有提到居拜雷、波根維爾、羅茲以德、維亢姆……”

  “夠了,”少校被龐大的數目壓倒了。

  “我還沒有提到裴魯、闊衣,”巴加內爾又數下去,和快車開動一般,“還有貝爾納、特里加,寧可漢……”

  “饒了我吧!”

  “就數到這里為止吧,”爵士代少校求情了,“該麥克那布斯倒霉,他開始逼人太甚,但現在已認輸了。”

  “他的馬槍呢?”巴加內爾帶著得勝的神氣問。“當然歸你了,”麥克那布斯回答,“我自然舍不得它,但也無奈,你的記憶力好得狠,就是一個槍械庫你也能贏去!”“對于澳大利亞的歷史,”海倫夫人說,“要想有人比他記憶的還清楚詳細,那是不可能的。甚至一個小小的地名或人名,一個最細微的事實……”

  “噢!最細微的事實!”少校搖搖頭,表示不相信。

  “你不服?少校先生,”地理學家叫起來。

  “我是說關于大洋洲的許多細微的事實,也許你并不是件件都知道。”

  “豈有此理!”地理學家挺著胸脯說,表示十分自信。“如果我舉出一個事實你不知道,還肯還我馬槍嗎?”少校問。

  “你說罷!”

  “說話算數?”

  “當然!”

  “好。你知不知道為什么澳大利亞不屬于法國?”

  “這個,我想是……”

  “或者,至少能說出英國人對這件事提出什么理由也行。”

  “我說不出,少校,”地理學家懊惱地回答。

  “理由很簡單呀,只是因為你那個并不膽怯的同胞——波爾船長在1802年聽到大洋洲的青蛙呱呱叫的聲音,就膽戰心驚,拔錨而去,一去永不回頭。”

  “怎么!”巴加內爾大叫起來,“在英國,大家都這么說?這是個十足的惡作劇!”

  “惡作劇,我承認,”麥克那布斯回答,“但在大英國這是歷史事實。”

  “無聊!無聊!”那富于愛國心的地理學家再也受不了,“現在人們真都這樣說嗎?!”

  “真都這樣說,我不得不告訴你實話。親愛的地理博士,”爵士回答著,全場笑聲一片,“但是,你怎么竟會對這個歷史事實一點也不知道呢?”

  “我一點也不知。但是,我要抗議!英國人通常稱法國人為‘愛吃青蛙的人’。既吃青蛙,怎么又會怕它呢!無稽之談!”“道理盡管是道理,事實依然是事實。”麥克那布斯謙虛微笑著回答。

  就是這樣,那支奪來奪去的馬槍依然在它主人麥克那布斯少校手中。

  這次打賭的第三天,船長在中午測算了一下,就報告鄧肯號已經到了東經130度37分的地方了。乘客們看著海圖,知道和百奴衣角相距很近了,心里感到十分滿意。在百奴衣角和丹特爾加斯陀岬之間,大洋洲海岸象弓背,而37度緯線卻象弓弦。如果鄧肯號向赤道方向走,它很快可以到達茶坦姆角。

  但是此刻正在被澳大利亞大陸擋住風浪的印度洋上向東航行。

  人們估計四天之后百奴依角便會出現在地平線上。直到這時為止,都是西風助備。但是,最近幾天,風力有減弱的趨勢,現在正漸漸地落下去。12月13日,一點風也沒有了,船帆緊貼在桅桿上了。

  鄧肯號要不是裝著有力的汽輪機,就會滯留在這無邊無際的洋面上。

  這種無風的問題可能無限期地延續下去。晚上爵士和船長談起了這個問題。那青年船長眼見船上的煤要用完了,顯得對風力的減弱感到不安。他把船上所有的帆都張起來,連小帆、輔帆都拉上,希望再小的風力也用上。但是,正如水手所說的,連“裝滿一頂帽子”的風都沒有。

  “不管怎樣,我們也不要抱怨老天爺了,”爵士說,“無風總比逆風好!”

  “閣下說的對,”約翰船長回答,“不過,這種突然的平靜正是表明天要變啊,所以我很焦急。我們在季風區域的邊緣上航行,這種季風從10月到次年4月是東北風,只要它稍微刮起來,我的航行肯定要大大延期。”

  “那有什么辦法呢?!如果真的到這種情況,只好忍受著,最多不過耽擱幾天罷了。”

  “自然啦,如果逆風不帶風暴的話。”

  “你怕天要變嗎?”爵士說著,一面觀察著天空,天空萬里無云。

  “是的,我怕天要變,”船長回答,“這話只能告訴你閣下,我不愿意讓海倫夫人和瑪麗小姐聽到,惹她們驚慌。”

  “你想得很周到,但有什么事情可怕的呢?”

  “恐怕真的要來暴風雨。您不要相信天上的表面現象,因為表面現象往往靠不住。兩天來,風雨表一直低得叫人擔心,現在只有0.73米了。這種警報不能不注意,我在南印度洋上已嘗試過風暴的滋味了。南極冰山區蒸氣的凝結產生極其猛烈的吸引力,由此就發生了極地風和赤道風的交戰,造成旋風、颶風以及各種各樣的風暴,船遇到了沒有不吃虧的。”“門格爾,”爵士說,“鄧肯號是只堅固的船,船長又是能干的海員,讓風暴來好了,我們會有辦法對付它的!”

  船長的憂慮畏懼是出于船員的本能。他是英國人所謂的“天氣通”。風雨表老是下降使他在船上采取了一切防御措施。

  他預料到將有一場猛烈的風暴來臨。目前,天上固然看不出什么兆頭,但那萬無一失的風雨表不會欺騙他的。通常,天空的氣流從高緯度流向低緯度,兩地距離越近,水平梯度力越大,風速也就越快。

  船長整夜待在甲板上。快到11點鐘的時候,南邊天空出現塊塊云斑。門格爾把全部水手都調上來,落下小帆,只保留主帆、縱帆、前帆和觸帆。半夜,風大了,風力很強,每秒鐘以20米的風速前進。桅桿的咯啦聲,帆索的劈啪聲,船倉的嗚咽聲,這一切使原來不知風暴的乘客們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地理學家、爵士、少校、羅伯爾都上了甲板,有的為了好奇,有的準備出力。他們上床的時候,天空還萬里無云,滿天星斗,現在卻烏云翻滾,狂風大作。

  “是起颶風了嗎?”爵士大聲問門格爾。

  “還不是,要來了。”

  這時,船長命令卷起前帆的下收縮部。水手們爬上軟梯,很費力地把前帆下收縮部卷起來,用帆索扎好,捆到拉低了的帆架上。門格爾要盡可能地保留一些帆面,以便平衡游船,緩和左右搖擺的程度。

  這個防備工作做過了,船長又命令奧斯丁和水手長,準備應付要襲來的颶風。系艇的繩子和板桅桿的纜繩都加粗成雙料的了,炮的兩邊滑車也系牢了,橫桅索和后支索也拉緊了,孔關嚴了。門格爾好象一個將軍在大炮旁邊一樣,終不離擋風的那邊船面,他從樓艙頂上凝神觀察著風吼云騰的天色,仿佛要把天時的秘密鉆探出來。

  這時,風雨表已經低到36厘米了,這種低度在以往是少見的,同時,風暴鏡的色彩也指示著風暴的來臨。


格蘭特船長的兒女故事集集相關文章:

1.《太平洋下四千》適合幼兒兒童睡前聆聽長篇故事集

2.格蘭特船長的兒女優秀讀書筆記范文2000字 

3.格蘭特船長的兒女讀后感10篇 

4.格蘭特船長的女兒優秀讀書筆記 

5.《格蘭特船長的兒女》讀書筆記400字讀書心得 

6.格蘭特船長的兒女的讀后感10篇 

    腾讯欢乐升级两副牌 恒大股票 190bp踢球者即时指数 东北麻将怎么打算胡 2012奥运会足球直播 奥运会篮球比分直播 山西快乐10分 体彩排列三推荐号 500比分中的水位怎么看 秒速牛牛玩法 310大赢家比分网. 3d开奖号码多少 188比分网址8 3d试机号今天晚上金码 九鼎投资股票代码是多少 2020年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图 5月29日上证指数